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坎昆特刊《海豹皮草背后》_图片站_消息核心_腾

毛皮服装

  加拿大的商业性海豹捕猎是地球上对海洋哺乳动物最大规模的屠杀。上一次大量屠宰海豹的时期是半个世纪前,近年来又有超过一百万只海豹惨遭屠戮。

  格陵兰海豹依靠海上浮冰孕育和抚养他们的幼崽,但全球变暖使得西北大西洋的冰盖正在迅速消融。加拿大政府估计,如果冰面在海豹幼崽还未生长成熟到可以在开放水域生存之前就融化,在主要海豹分娩区域的海豹幼崽死亡率最高可达100%。

  毫无疑问,没有任何的科学证据证明杀戮海豹有利于鱼群生长恢复。显然海豹成为了渔业的替罪羊,分散了人们对于今天仍在继续的毁灭性商业捕捞方式的注意力。

  事实上,像所有的海洋哺乳动物一样,海豹是西北大西洋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有助于所有鱼类种群的茁壮成长。

  在加拿大,新生的“白毛”格陵兰海豹是禁止捕猎受保护动物。但一等到它们的白毛开始脱落——出生后 12 天后——海豹捕猎者便可合法捕猎这些海豹幼崽。

  在过去五年惨遭商业性海豹屠宰捕杀的海豹中,足足有 95% 的海豹不到 3 个月大——甚至大多数仅出生不超过一个月。被屠宰时,许多海豹幼崽还处于哺乳期或还没学会游泳。

  海豹幼崽成为捕猎目标的原因是它们的皮处于“最好”状态,可售得最高价。人们为获取海豹的毛皮而捕杀它们,这些毛皮大多被出口,用于国际时装市场。海豹尸体通常被弃于浮冰之上,任由腐烂。

  独立新闻记者、国会议员和科学家们每年都对商业性海豹捕猎进行观察和记录。一段拍摄商业性海豹捕猎的影片显示:神志清醒的海豹幼崽被钉在钩竿上、在浮冰上被拖走、受伤的海豹幼崽流血窒息而亡,以及尚有知觉的海豹幼崽被开膛破肚。

  加拿大的商业性海豹捕猎所涉及的海洋面积就超过整个法国的国土面积。成千上万的渔民驾驶成百上千的猎捕船舶,行驶数千英里捕猎海豹。许多捕猎海豹的区域离海岸非常远,以致于连监控直升机也无法到达。

  多年来,兽医专家始终表示商业性海豹捕猎操作在本质上是不人道的。商业性海豹捕猎大多发生在偏远地区,环境条恶劣,地域广阔。屠宰地远离海岸,海上浮冰不稳定,通常在极端天气条件下进行、能见度低。

  但是几十年来,这样的兽医报告未能得到有效的监督。由于没有任何海豹捕猎国全面开放针对非政府组织或公众对捕杀进行监督的大门,各国独立监管就造成了更加复杂的局面。没有任何政府机构能够充分监督商业性海豹捕猎。

  近年来,奥地利、比利时、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卢森堡、墨西哥、荷兰、巴拿马和斯洛文尼亚等国家,有的终止了本国的海豹产品贸易,有的则宣布了相关意向。美国于 1972 年禁止了本国的海豹产品贸易。

  2006 年,欧洲委员会通过一项决议,呼吁其 46 个成员国“推动旨在禁止海豹产品贸易的举措”。2009 年,欧盟禁止了商业性海豹捕猎产品贸易,有效消灭了加拿大海豹产品的一级市场,俄罗斯政府禁止了俄罗斯的商业性海豹屠宰。

  但也有报告显示,加拿大政府近年一直在资助海豹屠宰,将数百万美元的纳税人金钱投入到海豹猎捕行业——以海岸警卫队的形式支持海豹猎捕船舶、政府代表海豹猎捕行业的利益四处进行游说、向加工公司和营销协会提供贷款以及大量其他的隐性补贴。

  人类,这个地球上最顶级的食肉动物群、所有食物链的终端,用其二十万年的历史,暴殄地球四十亿年累积的遗产。昔日加诸自然的种种,正以各种方式回归人类自身。

  对生态危机的关注,迫使人类重新审视自身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继而修正人类自身的生态发展观。你我作为个体的存在,都拿不出一个关于生态危机的解决之道,但这唯一的解决之道恰恰存在于68亿人群之中。

  别忘了,自然的最残忍之处,恰恰是它以最有意义的方式创造生命,又以最无意义的方式消亡生命。世界末日并不是什么玛雅预言,而是我们一手书写的结局。

  地球或许是人类失败的试验场,但愿上天还会给我们第二次机会,还容我们在自然的灵光下漫步,做一会儿流浪的圣徒。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05 03:30,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坎昆特刊《海豹皮草背后》_图片站_消息核心_腾 毛皮服装